抚仙湖概况:湖水清澈晶莹,未受污染,帽天山演绎5.3亿年前生命大爆发的奇迹,以盛产抗浪鱼而闻名于世。环湖东南西背山,唯北面一片平坝,阡陌交错。       详细 》
  
官方微信
扫一扫,更多资讯抢先收到
文化长廊 >> 诗词美文 > 正文

世外寻梦禄充游

发布时间:2018-02-08 11:02:01

禄充风光 本报记者 李江 摄

禄充风光 (记者 李江 摄)

    □ 谢志舟

    祇少楼台相掩映  天然图画胜西湖

澂江,以其独特的山水人文而著称于世,帽天山因发现距今5.3亿年前的古生物化石而震惊世界,与帽天山遥相呼应的天头山又因发现了巨型恐龙化石而备受关注,与帽天山和天头山成鼎足之势的笔架山,却以她玲珑的美丽身姿使世人为之倾倒和陶醉,笔架山就坐落在抚仙湖畔的著名旅游风景区禄充境内。可以说,笔架山就是禄充的标志。因此,玉溪市把帽天山和笔架山列为全市旅游精品线路“五山一村”的龙头,也就不足为奇了。

澂江境内的抚仙湖,浩浩荡荡,方圆216平方公里,平均水深95米,至今仍保持国家Ⅰ类水质。她以深、净、美而被世人誉为“高原明珠”,到抚仙湖的人,无不被她如诗如画的美所震惊。明朝著名学者杨升庵深情地赞道:“澂江色似碧醍醐,万顷烟波际绿芜,祇少楼台相掩映,天然图画胜西湖。”坐落在抚仙湖西岸的禄充风景区,正是抚仙湖孕育的一个最美丽动人的女儿。有道是,来到澂江不到抚仙湖,枉来澂江,到了抚仙湖不到禄充,终身遗憾。

天上何曾有山水  人间岂不是神仙

抚仙湖因“神仙”得名。传说,很久很久以前,玉皇大帝派肖、石二仙下凡采风,收人间美境装点天庭。不想两位仙人来到抚仙湖边,竟被这里的湖光山色所迷醉,搭肩而赏,流连忘返,最终羽化成石,立于湖岸。美好的传说,使人遐想,这正应了一付名联“天上何曾有山水,人间岂不是神仙。”据说,肖、石二仙立于湖之东岸,随风浪直奔他们眼底的美境正是西岸的禄充。可以想象,那强烈的视觉冲击把他们惊呆了,在渺渺的天宫,他们何曾看过如此的美境呢!神仙也爱美,这不仅是人之常情,原来也是“仙”之常情呐。

禄充的美,在山之秀、水之灵、俗之奇、文之盛,聚山水之灵秀、风俗之奇异、文化之藩盛于方寸之地,正可谓物华天宝,地灵人杰。千百年来,如深院少女,藏在深闺人未识。而今,她的美,已被更多的世人所认识。禄充前人有诗这样描述禄充风景:

麒麟望金钟,笔架对五峰。

青山映绿水,明月照古榕。

远眺景色秀,近观湖波涌。

风光无限美,千年觅仙踪。

头两句“麒麟望金钟,笔架对五峰”道出了禄充的山:位于西南面的麒麟山,此山气势雄伟,以神兽麒麟得名,可想它在禄充人心中的地位;金钟山状如一口巨型古钟,悬于禄充正北,古有撞钟得福之说,它是禄充“福地”的象征。笔架山形似笔架,亭亭玉立于禄充东北,是禄充的“文山”,象征这里文运昌隆;位于禄充西面的五峰山,如同禄充的靠背。南、北、西三面环山,加之东面的万顷烟波,湖岸的苍苍古榕,使禄充有倚山临水之势,得风水之大象,故能蕴天地之灵气,聚万物之精华,使这方水土灵气十足,人才辈出,留下“一门双进士,百步两翰林”的佳话。禄充的山水,远可赏心悦目,近可陶性怡神,尽得超凡脱俗之妙,难怪连神仙都被其迷醉,也就不足为奇了。

奇峰危崖拔水出  到此飘然欲飞去

禄充山峦起伏,高低错落,层次多样,别具一格。

麒麟山高峻挺拔,古树苍郁,巍巍然、凌凌然有威严之势,是禄充的神山,千百年来像一位神灵,默默守护着这方风水宝地。传说神兽麒麟一百年抖一次身子,抖身子就会滚落一块圆石,这块圆石滚落谁家,这家人就会出达官显贵。所以呀,禄充人不但不惧怕麒麟山上的滚石,还会默默地祈愿石头早日滚落呢。

五峰山自然是由五座山峰组成,山峰逶迤连绵,横亘西天,不仅是禄充坐西向东的坚实靠山,更是挡住西来寒气的一道天然屏障,使禄充景区气候更加温润,春花开得更早,绿叶常年不凋。五峰山林木藩茂,尤以青松、果松、杉松三种松树为盛,三松并茂,五峰叠翠,春风浩荡,松涛与海浪交相呼应,奏响一部山水交响曲,天籁如斯,实属罕见。山上各种花木,四季不断,争妍斗奇,为山增色。

金钟山乃澂江十景之一,景名“玉笋擎天”,金钟山是禄充人的说法,当地人还叫“尖山”。从这些山名可以想象,这座山有不同的形状,真可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赏金钟山确实要从不同的角度,这样既能看到它的全貌,又能给你不同的审美享受,使你真正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从南面看,它就是一口孤悬蓝天的巨钟,风过自有声,沉沉哉、悠悠哉,融于广袤,韵味无穷,正是“大音希声”;从北面看,状如玉笋,破土而出,一柱擎天,气势如虹,加之时有云雾缭绕,故有“玉笋擎天”之美誉;从东面看,恰似一尊大佛,临湖而坐,神态悠然,静看沧海桑田,潮起潮落,大有“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之势,好一位看破红尘、参悟大道的佛祖。清末云南特科状元石屏人袁嘉谷先生有诗赞金钟山:

碧云天外一峰高,妙入丹青仔细描。

何似故乡南郭远,金钟山翠梁吟毫。

笔架山在湖之滨,独立而出,峰高水面一百多米,自然算不得大山。如果说麒麟山有巍巍之势,五峰山乃重峦叠障,金钟山具挺拔之姿,那么在它们中间的笔架山,若论块头和气势,简直就不值一提。然而,就是这么一座三峰凸起的小山,却是禄充风景区的灵魂所在,如果没有笔架山,毫不夸张地说,禄充的美,就会少了灵气,就像一顿大餐少了好酒,不能让人醉。笔架山就是能使人兴奋,令人沉醉的那瓶好酒。她,就这样瓶塞开启,伸手可及,任君品尝。

笔架山是一座文山,因酷似笔架而得名。山如其名,她天生丽质,兼女子的娟秀、文人的灵气于一身,是天水之涯温柔的一抹,是尘世之中避难的心岛。“青峰远峙入湖清,秀骨嶙峋净若莹。”楚图南先生题赠“仙海蓬莱”,真是恰如其分。仙岛之巅有观音寺,传说很久以前,渔民渡海,遭遇恶浪,船将倾覆,忽见笔架山莲花峰上,观音现身,渔民祈祷,于是风平浪静,化险为夷。渔民感菩萨救苦救难大恩,遂建寺供奉。寺中一联“是奸雄纵来烧香也无益,若善士见神不拜亦何妨”,颇具哲理,意味深长。寺之右侧,绝壁之上,有亭翼然,揽湖光之胜,必登此亭。若清晨登临,红日初现,金霞映水,辉煌灿烂,美不胜收;至于中午,澄波万顷,浩荡南来,奔于脚下,临风而呼,金钟和鸣;及至傍晚,日影西斜,渔舟点点,随波摇动,有月初露,一抹银光,抚弄渔人。当此时也,人不知在人间、在仙境?亭宛若一团彩云,带人飘然欲飞,正是“舟在空中行,人游天边去”。

水光万顷开天境  树色四时环翠屏

游罢山,便是玩水。到澂江,到禄充,山可以不游,但水是不能不玩的。因为这一潭水,你实在抵挡不住她的诱惑,许多游人说,这是“仙水”呐!那怕是轻轻地触摸一下,似乎满身就沾了仙气,心智就蹦着灵气,飘飘然成了“仙人”,从此有了超凡脱俗的气韵。抚仙湖的神妙就在这里,她不仅仅能使人心旷神怡,更能点化人的灵魂,使人在烦嚣的尘世寻到天国的梦境。

禄充的美,就在湖光千顷碧,山色四围青,山融水色,风月双清。难怪有文人感叹:是山是水走遍天下不过如此!的确,天下山水之美,莫过于此。观山可以“远近高低各不同”,其实观水亦然。如果你是懂水的真正玩家,就不会仅仅只到水边去看,只看到“水尤清冽,水中游鱼,历历可数”,这不过是看溪水浅潭,要揽泱泱大湖之胜,非从远近高低、四时变化、阴晴冷暖来看。否则,不能得水之奇妙、湖之魅力。范仲淹即是真正懂水的大家,他的《岳阳楼记》,写出了洞庭湖水四时变化的美,成为千古写水的绝唱。那么,让我们也借范翁的灵气和神笔,来描绘我们家乡美丽的仙湖吧!

高处看抚仙湖,最好的去处是金钟山和笔架山,登高临虚,自然生出孙髯翁在大观楼“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的慨叹。其实,因抚仙湖远比滇池深邃,故风浪就更为壮阔,其奔来之势,也就更加滔滔如雷。这当然写的是春风浩荡之时,至若盛夏,雨过天青,湖面微风不走,水似凝脂,天水相融。你不必抬头,水中的天空,就在脚下,云在悄然滑动,仿佛透明的巨型水母,悠哉游哉,水倒成了云的故乡了,此情此景,往往使人恍若隔世。秋天的抚仙湖,有和风习习,有纤云淡淡,少了春浪的喧嚣,少了夏日的宁静,多了一点点清风的吟哦,层层细浪会在不经意间,偷偷向你袭来,嬉弄你的赤脚,叫你痒酥酥的好生舒服。人们似乎都不大喜欢冬天的抚仙湖。其实,冬天的湖,也别有韵味,只是你来得少,便自然少了感受。深冬时节,会聚了春、夏、秋三季的特点,仿佛是一年的总结。清晨,其平静如夏,中午,其爽气如秋,气候乍变或夜晚来临,风吼浪惊,一如初春。然而,冬天的湖,历经春的洗礼,夏的静养,秋的涵孕,现出成熟的深沉,那水质清冽,水色墨蓝,时而透着天真,时而藏着老成,正如一位历经沧桑的智者,随心所欲,大化自然。

禄充的树,真正是这里一位位历经沧桑的老者,见证着禄充的沧海桑田。一处风景,可以没有水,也可以没有山,但唯独不能没有树。树是风景的外衣,不管哪里的山水披上这件外衣,这山水就有了灵气儿,就能够养眼。禄充的树,以古老、巨大、浓郁、集中而罕见于世。让我们先放开那些环湖的榕树,来看看更古更具特色的两棵大树。一棵是大榕树,树龄已近900年,是现在已知此类树中树龄最长的,你看那苍苍树干,虽历经千年风雨,仍饱满厚实,枝藩叶茂,其冠幅达37米;另一棵就更了得,名叫香叶树,树龄1243年,此类树能活这么长久,而且还越活越有精神,恐怕不吃长生不老药是不行的。你看它的胸径1.63米,冠幅达26米,覆盖面积700多平方米,一树可以蔽日遮天,当数一绝。更妙的是,这种树还能散发出清清的幽香,沁人心脾。

禄充的山水不仅养人,而且养树,养一切的生命,此树便是明证。湖岸古榕,当然最为繁盛,依水而生,绵延数里,风急时迎风歌舞,水静时倒影悠悠,日烈时浓荫蔽日。禄充风景,全赖它装点江山,炎炎酷暑,它绿着,逼退暑气,清清寒冬,它也绿着,播着温暖。禄充,就把日子过得这样舒坦,无论冬夏,都做一个同样的梦,水汪汪、嫩生生、绿油油的梦。

当然,到禄充不去湖中畅游,不去荡桨嬉水,无论如何也是说不过去的。人在尘世,熙熙攘攘,奔波劳累,为名为利,不免身心俱疲,如果再有你争我夺,尔虞我诈,失其本性,人生便是一个“苦”字。好在人有逃避痛苦的天性,而天地又给人预备了这样一处避难的港湾,所以人就活出了滋味。抚仙湖和禄充,正是尘世最佳的精神港湾,当骄阳一点点逼近钢筋水泥构筑的狭小空间,当生存的压力酿成浮躁一点点塞满人的心室,不要憋着撑着,来吧,到抚仙湖、到禄充来吧。抚仙湖会敞开她的胸怀迎接你,禄充会展露她的微笑接纳你。水是那样的温柔,任你撒野;风是如此的凉爽,任你吸纳;成群的树,把骄阳揉成一团团浓荫,任你舒爽。如果还嫌不够,你尽可以去荡舟,最好约着你的情侣,把一叶小舟泛于湖面,然后任其飘荡,这时水天相融,你们是在水中还是在天上?只有你们知道,反正管它呢,这世界本来就是你们的。

忘情于山水,让人的灵魂枕着一泓清波入眠,做一帘飘飘的幽梦。

万轮水车迎风舞  千年古洞鱼群跃

抚仙湖是神秘的,不要说那座沉于水底的千年古城,不要说那些飘渺如烟的传说,单就看看她所孕育的渔文化,就够你惊艳万分,叹为观止。

这种独特的渔文化,源自一种抚仙湖独有的鱼——抗浪鱼。如果论体形,它十分娇小,如果论性情,它十分柔弱,如果论装扮,它十分朴素。然而,它不仅是世界上只生长在抚仙湖里的独有鱼种,它还独具一种奇异的生活习性,那就是到岸边产卵繁衍,且有“来三去七”的规律,即在水中隐匿七天,来岸边产卵三天,如此反复,从无反常。根据这种习性,人们发明了在岸上捕鱼的独特方法——车水捕鱼。这种方法就是顺浅岸造一眼鱼洞,把自编的巨笼置于洞中,洞外用石块砌一堵码头,然后在鱼洞口支两付木制水车,渔人们扯动水车,一股水流顺码头直入湖中,这种生性浪漫的鱼儿,便会成群结对相约而来,在水流的刺激下,兴奋异常,争先恐后,射入鱼洞,继而携伴结侣,钻进渔笼,交尾产子。鱼洞俨然成了鱼儿们的新婚洞房,而渔人便是那成全佳配的媒人,用一条柔柔的水线,把一对对情侣牵入洞房,让他们共度良宵,早生贵子。有人说这鱼好憨,中了渔人的圈套。其实,它多聪明,在一个温馨的爱巢中,在一份爱的激情中,用崇高的仪式完成一生的夙愿,与那些无家无室、无爱无子,或葬身强者或惨死渔网的鱼儿们相比,谁最有权说幸福呢?

鱼汛来时,是抚仙湖最热闹、最富有情趣的时节。成千上万的抗浪鱼涌出水面,儿时祖母报谜语:“水里一群兵,来来往往数不清”,谜面说的就是抗浪鱼。这是鱼儿们的节日,他们可高兴了,嬉戏欢跳,阳光下,碧蓝的水面,鳞光闪闪,宛若满天星星落入湖中。此时的抚仙湖,漾溢着无穷的欢乐,渔民们扯动水车,此时,鱼跃声、车水声、风浪声,奏响一曲美妙的仙湖渔歌,伴着这节奏明快的乐曲,渔民们跳起了奇妙的车水迪斯科,鱼在跃、车在转、人在舞。人与自然,一如碧水蓝天,合而为一。禄充前清举人杨汝河有感于斯情斯景,以仙湖水为墨,以玉笋山为笔,饱蘸激情,作《抗浪鱼赋》,抒发对鱼之爱:“或亿万为群,往来于泽畔;或百千为偶,上下于湖滨;有时逐乎清流,而踊跃争先,若惧逡巡之赤额;有时依乎野岸,而随波浩荡,不辞放诞以比鳞。”正所谓“文章千古灿,天人一体合”。

捕鱼的方法奇特,吃鱼的方式也别具一格。来到禄充,除游山玩水之外,还有一样最美的享受,那就是吃铜锅煮鱼了。铜锅煮活鱼是抚仙湖渔民独有的吃法,其实非常简单:鱼汛到来时,到鱼洞捕鱼,整整三天不能回家。因此,渔民们只好搬着简易的锅碗,在鱼洞煮饭吃。独特的是那口铜锅,抚仙湖是古滇国的中心,古滇青铜文化非常发达,渔民们正是承袭了古滇先民的遗风,用它来焖饭煮鱼。的确,这铜锅煮的饭菜,无论什么,吃起来味道特别鲜香。看着三个石头支砌的灶,吃着古滇铜锅煮的鱼,常常让人发思古之幽情,仿佛一下回到了远古,返璞归真。

一门进士播美名  几代风流昭文运

有诗写道:“水绕青山山绕城,由来人杰地应灵。”

禄充,正是山水即文章,童叟皆诗人。有这样一个传说:一官员路过禄充,被这里的美景吸引,坐在湖边小憩赏景,官员与随员议论:如此风水宝地,当出俊杰,然而此地偏僻,与世隔阻,恐怕连读书人都没有。此话恰被旁边一放牛老翁听见,老翁也不言语,提起牛鞭在沙滩上写下一副对联:“放眼处,偏惹渔樵耕读来,不能分他们一毫快乐;低头时,便过春夏秋冬去,何曾识自己半点寒温”,写罢吆牛而去。官员一看,字体狂草,恣肆挥洒,文气贯通,才情飞扬,被惊得目瞪口呆,赶快对随员说,此地藏龙卧虎,不可久留,快走快走。正所谓“地以文章争气势,天于樵牧混英雄”。这里得天地厚赐,吸纳山水精气,故人人透着灵性,家家崇尚文风。据说过去全村100多户人家,家家子弟都读书识字,能说会写,每年春节都自写楹联,不用求人。只有一户刚从外地迁来,人有些愚顽,自己不能写对联,也不求人,把两条红纸贴上门楹,满街秀才看着刺眼,便轮流为其写春联,最终感动外乡人,把子女送去读书。就是这样的文风,孕育了惊人的文化奇观:至清乾隆、嘉庆两朝,小小渔村,天远地偏,竟出了“一门双进士,百步两翰林”,文风盛极一时,名播遐迩。进士、翰林只是禄充文运昌隆的象征和缩影,溯其源流,自明末清初至今,禄充崇尚文化之风代代相习,人才辈出,蔚为大观。

禄充,因山水而秀;禄充,因文化而灵。浓缩了天地的精华,辉映着文明的祥光。如今,禄充更是和风丽日,天翻地覆,其乐融融。

上天播下的这颗金种子,今天收获着和谐,收获着幸福,收获着文明。人们驾起船儿,载着这满满的果实,乘着和风,驶向明媚的阳光,驶向辉煌的未来。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