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仙湖概况:湖水清澈晶莹,未受污染,帽天山演绎5.3亿年前生命大爆发的奇迹,以盛产抗浪鱼而闻名于世。环湖东南西背山,唯北面一片平坝,阡陌交错。       详细 》
  
官方微信
扫一扫,更多资讯抢先收到
轮换图片 > 正文

保护抚仙湖 一直在路上

发布时间:2018-12-27 09:34:12

20世纪90年代,海口热水塘的农民在春耕。通讯员 金云龙 摄

2012年,绿化工人在海口湖滨缓冲带扶苗植树。通讯员 金云龙 摄

实施“四退三还”后,抚仙湖畔变绿了。特约记者 徐万林 摄

“滇山唯多土,故多壅流成海,而流多浑浊,唯抚仙湖最清。”自古以来,抚仙湖就以水质优良而闻名。为了守住抚仙湖的一池清水,各级政府加大保护力度,稳定保持抚仙湖Ⅰ类水质。自1978年开展水质例行监测结果显示,1978年至2017年,抚仙湖水质总体保持Ⅰ类。

1.抚仙湖保护历程

早年间,由于抚仙湖流域经济发展缓慢,入湖污染物数量处于湖泊水环境承载力范围内,湖泊水质未遭到污染,保护治理工作主要集中在渔业资源管理方面。

1965年1月8日至11日,澄江、江川、华宁三县的抚仙湖渔业代表在澄江县召开会议,研究制定了《抚仙湖水产资源繁殖保护和湖泊管理暂行办法(草案)》。1978年至1980年,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对抚仙湖的渔业资源进行了深入调查和采集。1985年1月,抚仙湖渔业管理委员会成立。1986年10月,成立了抚仙湖渔业管理站,负责抚仙湖渔业生产技术研究及抚仙湖渔政管理。1992年10月,统一管理机构抚仙湖管理局成立了,同时成立抚仙湖公安局。1993年3月11日,玉溪地区抚仙湖管理局成立。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抚仙湖流域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人类活动频繁,加大了区域环境压力,抚仙湖的透明度下降到4.3米到7米之间,水体中藻类含量逐年升高,尤其是2002年雨季,星云湖内大量藻类由隔河顺流而下涌入抚仙湖,部分区域的水质一度由Ⅰ类下降为Ⅱ类,有3平方公里水域蓝藻暴发。当即,玉溪市确定了“生态立市”战略,采取抢救性措施保护抚仙湖。在“十一五”期间,成功扭转了抚仙湖污染一度加剧的势头。其间,抚仙湖通过竞争立项成为国家重点支持的生态良好湖泊保护试点,开创了“以流域系统控源为主+清水产流机制修复+湖泊水体保育+流域强力管理”的技术路线。坚持“因湖立策、治湖为先、治湖为本、湖清民富”的科学理念,树立了“早保护、早治理,决不走先污染、后治理老路”的总体思路,综合运用工程、技术、生态的方法,以产业结构调整为前提,以控源截污为根本,以河道治理为重点,以生态修复为基础,以常态化管理为保障,工程措施与非工程措施并举,综合治理,标本兼治,从单一的小流域治理模式向全流域综合治理模式转变,由应急处置向标本兼治转变。经过一系列举措,使抚仙湖水质基本保持至Ⅰ类水质。

总体上来看,抚仙湖保护的主要历程大致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1965年到1992年,逐步建立管理机构,以渔政管理为主的29年。第二个阶段是从1993年到2018年,高位统筹管理机构,依法治湖,实施抚仙湖全流域保护治理工作的26年。

当前,在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的关心支持下,玉溪市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共抓大保护  不搞大开发”的理念,坚持“生态优先、治理为要、科学规划、绿色发展”思路,把保护抚仙湖生态环境作为玉溪经济社会发展的底线、红线、高压线,采取最严的预防措施、最严的保护措施、最严的管理措施,突出关停拆迁、控源截污、休耕轮作和执法监管,强势推进新时代下的抚仙湖保护治理。

2.从“管理”到“保护”,依法治湖更有力

“原来我们执法队员开展执法工作往往被群众误解,得不到支持,在开展保护抚仙湖相关工作的时候总感觉‘抬不起头’。”从事了30多年保护抚仙湖工作的市抚仙湖管理综合行政执法二大队工作人员潘忠元这样回忆道。

自1993年至今,《云南省抚仙湖管理条例》《云南省抚仙湖保护条例》相继发布实施。随着一系列地方性法规的出台,实现了思想意识从“管理”到“保护”的转变,让抚仙湖保护管理工作迈上了更加科学、规范、严格的轨道。通过依法治湖、规范管湖,对各类环境违法违规行为“零容忍”,将执法环境从抵触对抗统一到了共同保护抚仙湖这一共识上来,抚仙湖一级保护区内不文明行为大幅减少。

潘忠元表示,“通过依法治湖,让我们在对一些违法违规的事件处罚时特别有底气。”据介绍,为了依法保护抚仙湖生态环境,我市还确立了“预防为主、保护优先、绿色发展、生态文明建设”抚仙湖保护治理思路,全面落实主体功能区规划,进一步建立健全抚仙湖非机动船管理、抚仙湖流域开发项目生态补偿、抚仙湖保护范围限制畜禽养殖管理等办法。同时,依据相关法律条文和规定,开始开启各部门联动机制,实施综合行政执法。在抚仙湖一级保护区内,集中行使水政、渔政、环保、水运及海事部门的部分行政处罚权;通过与市公安局水务治安分局、中级人民法院环保法庭等资源环境、抚仙湖保护管理专职机构或部门联合,形成了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联合联动机制。

3.从“九龙治水”到“统一管理”

2016年1月1日,抚仙湖径流区托管正式由云南省抚仙湖-星云湖生态建设与旅游改革发展综合试验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试验区管委会”)统一托管。

抚仙湖径流区面积达674.69平方公里,而其径流区在行政区划分中则属澄江、江川和华宁三县,由此管理职责分属市县抚仙湖管理局、环保、规划、林业、水利等20多个部门,统筹协调难度大,且沿湖三县在抚仙湖的保护治理上出现开工项目层次档次高低不一、环建项目推进进度不一、各责任主体间相互推诿扯皮的情况,严重影响抚仙湖流域的保护治理与开发利用。为破解抚仙湖保护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市委、市政府决定采取统一托管的方式,加快推进抚仙湖径流区全流域的集中统一管理。2015年12月25日,由玉溪市人民政府授权,以托管的方式把抚仙湖径流区统一交由试验区管委会管理,推进抚仙湖全流域的统一规划、统一保护、统一开发、统一管理。试验区管委会与澄江、江川、华宁三县签订了抚仙湖径流区托管移交协议,江川县路居镇、江城镇部分区域,华宁县青龙镇海关社区和海镜社区,共计12个村(社区)、84个村(居)民小组的党务、行政、经济、社会事务由试验区管委会整体委托澄江县管理,抚仙湖保护治理新模式由此开启,全面落实“一岗双责、党政同责”的责任体系。

据了解,行政托管的实质是行政管理权的让渡,将行政“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具体而言,就是在不改变行政区划的前提下,上级政府委托或建立某一开发区管委会、县(区)对原属不同行政区的乡(镇)或特定区域的经济社会享有管理权限,从而推动经济增长和区域协调发展的一种行政权力和管理职能的分配模式。

4.实施“四退三还”,助推抚仙湖绿色巨变

1976年,澄江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金云龙还只是个16岁的小伙子,他借来一台老式的折叠式120相机,在新河口的一个码头附近,拍下了第一张抚仙湖的照片。而后金云龙便开始用镜头记录着抚仙湖的改变。

金云龙说:“原来抚仙湖的景色是随着季节的变化和农忙来呈现的,前景色比较单一。而现在湖边四季变换的花木和建起来的湿地、仙湖时光栈道,不仅有了丰富的前景色,还使抚仙湖在同一个机位上有不同景色的照片。”在金云龙的镜头里,抚仙湖的景色是越来越丰富了,而这个改变也是玉溪市实施“四退三还”的成效之一。这在金云龙的一组照片中对比很明显。在这组照片中,一张照片是拍摄于20世纪90年代,抚仙湖边农民插秧的情景再现;而另一张照片则是近几年实施“四退三还”后,农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绿色的灌木和乔木。

长期以来,玉溪市坚定不移地实施“四退三还”——以退人、退房、退田、退塘,还湖、还水、还湿地为核心,通过截污治污、产业结构调整、水源涵养能力建设等工程,抚仙湖的面源污染得到有效削减。

45岁的曹云芳是龙街街道广龙社区广南营3组的居民,去年,因为保护抚仙湖,曹云芳一家搬离了湖边的房子,目前,在广南营环湖公路外租房居住,并在马吉河至香料厂鱼塘湖滩担任保洁员。不久后,曹云芳一家将搬至新建广龙旅游小镇300多平方米的新房中。从小在湖边长大的曹云芳告诉记者,“我们因为保护抚仙湖而搬离了抚仙湖,同样因为从事了保护抚仙湖的工作,让我们更加了解到了保护抚仙湖的重要性。未来,会把保护抚仙湖融入日常生活中,尽全力呵护好我们的‘母亲湖’。”

(玉溪日报记者  李丹)